whispering star

=絮

日常@絮状高积云,这里是堆文的

自娱自乐

「花朵歌唱放飞靛青色」

【HHLL】日常

作为一个好孩子,黄昏每天的日常生活就是读书和玩,学校和家。其实林零也差不多。只不过当他们二人碰到一起时,会发生一点点微妙的化学反应。


十六七岁的少年,连嘴唇边的绒毛都是细细软软的,青涩得要命。


男生和男生在一起与男生和女生在一起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在学校也好,家也好,有家长的场合也好,和要好的朋友是完全一样的。只不过在一些过于亲密肢体接触的时候,会受交感神经支配。


比如现在。


午休时间,吵吵嚷嚷的教室里仍有一部分同学在做作业,比如说林零,还有黄昏。


“零零,这道题你是怎么做的啊,我想了半天了。”

林零正神经高度紧绷地噼里啪啦按着计算器,右肩膀上忽然的出现的重量吓了他一跳。再加上凑在耳边痒痒的气流和黄昏熟悉的声音,让他差点就从椅子上蹦起来了。


“喂!你不要这么突然啊!吓死我了!”林零皱着眉头小声抱怨。“你说哪道题啊,我刚在算的那道?”


“嗯。”


“那你看我继续算完好了。”


“嗯。”


林零提起笔,继续紧绷神经算题。可是……肩头的压迫感,从那被压迫处传来的不属于他的温度,平稳的打在耳廓上的气流,蹭在脖子上毛茸茸的触感……林零很清晰地感受到血液正在往自己的脸上和耳朵涌上来。


咚咚,咚咚。


一切嘈杂瞬间灰飞烟灭,全世界安静得似乎只有这“咚咚,咚咚”的心跳声。


不行。


这样下去绝对不行。


“啊,我明白了。谢谢你喽。”


“没……没事…”


耳边被气流拍打的感觉戛然而止,一切回到原样,嘈杂又重新传进耳朵,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那种感觉……刚刚差点都抑制不住了……


林零暗自忖度,尽管脸上和耳尖的红色尚未褪去,剧烈的心跳还没完全平息。


而这也都被黄昏看在眼里。在林零背后,他笑得像只偷了腥的猫。


【IAI】碎片(2)

爱普丽尔抬起头,眼中迸发出光芒。


“我叫爱普丽尔,”她顿了顿,声音因激动而有些颤抖,“爱普丽尔·琼斯·贝什米特。很高兴认识你。”


那个令她日思夜想的女孩,终于向她伸出一只手,眼眸的湖光里带着清澈的笑意。


“我也是。”


“我是艾西·兰兹华斯。”


——


艾西·兰兹华斯此时此刻觉得,命运真是奇妙。


面前的这个女孩,竟与她少年记忆中那个一头红发的男孩面容重合在了一起。


那时候,在她面对又一次的来自街头小混混的欺凌时,他像个小英雄一样出现在她面前,替她挡下了这一切。


火红的头发,碧绿的眼眸,头顶还有一根调皮的呆毛,如果忽略掉脸上的污渍和脏兮兮的创可贴的话,那孩子简直就是个坠落凡间的天使。


“你没事吧?”


“没事……谢谢你。”


“我早就看他们不爽了,今天也算是终于找到了可以教训他们的机会。”


红发的男孩抬起手臂,随意地擦去在刚刚的打斗中脸上流下的一滴汗。


“我经常看见你,从这边经过。不如我们交个朋友吧,我叫埃利克斯,你叫什么名字?”


“艾西,很高兴认识你。”


“我也是!我家就住在北街上,以后他们要是再来欺负你,你就叫我帮你出头!”


男孩咧开嘴巴,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笑容闪闪发亮。


对于一个父母离异又贫困潦倒的,在前13年人生中几乎从未得到过爱的可怜女孩儿来说,那笑容是突然照进她生命里的一束强烈阳光。


【HHLL】love or like



喜欢……吗

还是“爱”?


黄昏不止一次这样问自己,从高一时刚刚开始的暗恋开始,到后来和林零在一起了,再到现在都已经是大学生了。


他不擅长的事很少,而准确描摹情感却可以在这些事中排no.1。


他分不出“爱”“喜欢”这两者之间微妙的差别。


而他的那一位恋人却偏偏点亮了这个技能点。那个看似跟谁都能聊得来的自来熟男孩,却有着一颗敏感细腻到骨头里的心。


那么他也自然知道,黄昏对他的感情究竟是什么。


“真有那么肤浅的话,我也不会跟他在一起这么几年啊。”男孩笑着说。


是不擅长描摹爱却疯狂输出爱的人和将爱描摹得清清楚楚的人之间的故事啊。


【圈圈界】同一个世界线下的儿女们

愿望是越真实越好。这条世界线下的背景设定与现实略有差别(偏幻想近未来),但人物性格会尽可能地真实立体多面化。


——


▪黄昏


身高:17岁:178cm

         19岁(成年):180cm


血型:AB


外貌:高且瘦,皮肤很白。有时候会戴金属细边的眼镜,近视400度。头发很柔顺,瞳仁是琥珀色的,眉眼都十分淡。校草级别的外型。


性格:相比较动更爱静,爱观察事物,看起来有点忧郁的文学系少年,事实上非常有气场。高中时在学校里很出名,外形成绩与为人处世都非常优秀,众多女生心中的白月光,无论对男生女生都非常礼貌而持有距离感。另一方面原因也是因为他是弯的而且还挺精神洁癖,对女孩并没有“青春期男生特有的”兴趣。


其实并不是完美的文学系。高中时为了维护形象才这么做,本人实际上有点皮。爱好广泛,喜欢打电脑游戏,喜欢踢足球也喜欢看书,还喜欢默默吐槽,但与成长经历相关,是个爱把事藏心里的孩子。大学时认识了诸多好友,性格逐渐变得自然了许多。


不知为何有着天赋般的超强男友力,决定了和林零两人固定的上下关系。


成长起来之后变成了真正意义上的眯眯眼腹黑。大学时在校园内也有一定知名度,考上的是医学院。


——


▪林零


身高:16岁:173cm

         18岁(成年):176.3cm


血型:B


外貌:比较匀称的苗条体型,看起来没有黄昏瘦,比他骨架略纤细一点。普通肤色,头发略微自然卷,很蓬松,容易定型。头发和瞳仁都非常黑。视力很好,眼睛很大,睫毛又长又密。娃娃脸。用黄昏的话来说“五官很柔和”,但眉毛很英气。笑起来就是天使。在本社和班级里小有名气,但本人并不知情。


性格:相对比较开朗,相比静更爱动。情商很高,内心能够很敏锐地察觉到一些变化,且并不会说出来,聪明又谨慎。喜欢acg,有隐藏的完美主义倾向。喜欢主机游戏,死宅属性,不是很喜欢运动。高中时是动漫社社长,在小范围内有一定人气但自己并不知情。很健全的男子高中生,比黄昏要直得多(划掉)


和外表不符的早熟三观,也与自由开放的家庭教育有关。而这一点和黄昏恰恰相反。


正常地幻想过高中或者大学会遇见心仪的女生,却没想到最后被一个死基佬拐跑了(。)


颜控。感情方面十分纯情,害羞时会明显地傲娇(反差萌),大多数时候都非常坦率,善于表达与感受。有爱抖露力。(感染他人情绪的能力)


成年后反攻失败多次之后逐渐体会到当0的快乐之处,就不再做无谓的挣扎了(不是)。没反攻成功的真正原因其实是男友力不足,敏感的本人对此“关键原因”非常口嫌体正直。


和姐姐林邈关系很好。


大学进了计算机系。


——


▪林邈


身高:161cm(成年)


血型:A


外貌:纤细的骨架和娃娃脸使她看起来比实际年龄更小一点。长发及腰,头发和瞳仁都很黑,发稍有一点点弧度。大多数时候是散发,偶尔会扎马尾辫。有一点近视,度数不深,一般不戴眼镜。表情很少,看起来有点冷冷的。


性格:林零的姐姐,比他大三岁。其实是个很温和的女孩子,不太有表情的原因是大多数时候可能都在想问题,并非不好接触,而且略微慢热(略微天然呆)。建筑系的学生,学习很用功,绩点很高。


和弟弟一样喜欢acg,在网络上远比现实中活跃得多得多。是某圈挺知名的文手太太,马甲一直都没掉过。


稳重的姐姐属性,爱好都比较佛系。表达能力很强,是辩论社的王牌。除了辩论和网络之外的地方基本上都很沉默。


帮弟弟解决了很多恋爱烦恼(不是)


和安静内敛的外表不相符,思维很开放且批判,与家庭教育有关。


似乎很容易被同性表白(两种意义上都是),而本人意志坚定从未被掰弯(。)


拥有相当“帅气”的灵魂,和程平远的相性世界第一好。


——


▪程平远


身高:178cm(成年)


血型:O


*生日:10月4日


外貌:一眼看上去令人非常舒服的理系男子,有着邻家哥哥的温柔气质。给人以清爽的帅气感。头发偏棕一点。瘦瘦的但是很健康(?)


性格:第一眼欺诈系。生物化学系的学生,喜欢采集标本以及做生物实验。但事实上常常采集重口味猎奇的标本或实验,然而本人对此毫无知觉,更多是在享受探究的快乐。也正是因此一直而都没有女朋友(。)直到认识了接受能力超强的林邈。


除此之外还非常喜欢天文,有一台自己的小型望远镜。


绩点也很高,而且年年拿奖学金。


实际上确实是很温柔且有教养的男生,十分专注于自己喜欢的事情,一旦说起专业爱好就会变得滔滔不绝,但由于风格幽默有趣反而使得他人缘相当好。毕业之后大概是想去研究院。


也有自己普通人的一面。熟了之后非常话痨,喜欢养动植物。意外地是持家系,非常会做饭。情商也很高,但大部分时候由于他给人固有印象的缘故而不太被关注到这一点。其实很细心,很会照顾人。


在校园内的综合人气比黄昏还要高,主要是由于接地气的性格的缘故,但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本人丝毫未察觉自己的炎上。跟黄昏是非常好的朋友(前后辈)。


和林邈被发现是一对的时候莫名其妙开始被学弟学妹磕cp糖。本人也对此事并不知情。(然而林邈知道)


【IAI】碎片(1)

*学院paro,斯卡雷特艺术学院

A是音乐生

I是美术生


爱普丽尔已经观察那个女孩两个星期了。


不是同系的,甚至都不是一个院的,仅仅只是因为在食堂时偶然多看了一眼,就一下子记住了她的样子。 一头深亚麻色的自然卷短发,白里透红的皮肤上点缀着一两颗小雀斑,水蓝色的眼瞳宛如静止的湖水般波光潋滟,笑起来从来都是轻轻柔柔的,却总是很轻易就能使人心中像一朵棉花糖一样蓬勃起来。


自从在食堂见过一次后,爱普丽尔便频繁地注意那个女孩。她似乎喜欢坐在B区的第三排第二座,因为她每次都坐在那里,和她的友人说说笑笑,不时露出温婉的笑容。


她多可爱啊。爱普丽尔想,不知从何时开始,脑子里全都是那女孩的音容笑貌。上课走神时会想,不经意的涂涂画画也是她,食堂吃饭的时候总想看着她,甚至做梦时看到的,都是她那和他人说说笑笑着离去的背影。


爱普丽尔从以前就知道自己只会对女性产生类似“爱情”的情愫,可她对那女孩一点都不了解,甚至连名字都不知道。 居然仅仅只是外表,爱普丽尔想。她从不是那样肤浅的人,可是这一次却似乎无论如何也无法逃脱


那名为一见钟情的咒。


每次寂寞的时候打开废狗


迦勒底真的让我有安心回家的感觉啊呜呜呜


【原创】[the summer days](一)

*主人公视角第一人称

 

*青春疼痛文学

 

 

==============

 

 

 

 

 

1.

 

 

周二离开教室的时候久违地碰到了叶千江,说是觉得好久没见了就被拽去吃了一顿麦当劳,事实上不想也知道这家伙绝对是有什么早就打算好了的事,只是两人都保留着不说破的默契。

 

 

果然在大快朵颐一顿之后的侃天侃地才是正餐。毕竟自从高二分班之后交集就少了许多,我也不太活跃地去找他,仅仅只是在走廊上擦肩而过的时候回打个招呼。而像这样的聚在一起肆意谈天说地的机会,应该也是我们尚还停留在“高中生”这个身份时的最后一次了。

 

 

因为周六就要高考了。

 

 

叶千江很直接地就说到了这些,跟我估计的一样。他确实是这样的人,不管面对什么大事都能轻松得跟个没事人一样,但实际上心里有数得很。

 

 

“那就等之后再见了!秋凡,不管考到哪里去,你我都不会末路穷途!祝你成功!等考完再一起打游戏啊!”

 

 

似乎聊得很火热,其实基本上都是他在说我在听,而我也早就习惯了倾听的角色。于是就被以他的风格灌了一腔并不属自己的豪情热血之后也以他的方式道了别。像往常一样独自一人走在返回家的路上,忽然意识到这也是倒数第几次像这样走这条路了,我的高中生活已经走到了尽头。

 

 

 

 

 

2.

 

 

在过去的十八年里,我曾无数次想象过这个时候,以及此时此刻我的所想所为。而当现在高考来到面前时,大脑反倒变得现实主义了起来。翻开语文书看必背默写篇目,又觉得那些反反复复的之乎者也越看越令人心烦意乱,便索性把书往桌上一扔躺在了床上。

 

 

曾经看起来那么遥远的三年也这样平淡地流过去了。

 

 

我躺着,眼前也没有了蚊虫一样密密麻麻萦绕的黑色方正印刷体。天花板上原本刺眼的灯光透过半透明灯罩后只留下了柔和的白晕,大脑发空地盯着看了一会之后想起以前好像在什么地方看过的眼睛保健常识,便闭上眼睛沉入零零碎碎的黑暗里。

 

 

好像想起了什么事,但又好像说不出来。每天常规地上学,惯例一般地度过春夏秋冬,我实在说不出我的高中生活和小学初中时有什么区别。况且我自认为不是那种爱抒发感伤情怀的类型,所谓的相遇与分别,难道不都是人为定义的吗,而我也只是个以我的方式过着人生的普通人罢了。

 

 

躺了一会觉得无聊。胃准时地开始发出信号了,今天父母都加班,晚饭也自然只能自行解决。正考虑晚饭的事的时候,手机消息提示音“叮铃”一声响起划破平静。屏幕亮起,是以前的同班同学夏南亭发来的考试祝福,一看就是群发的。记得那个女生以前在班里就是非常活跃热心的公众人物形象,像这种热血青春的时刻群发一下祝福也很符合她的风格。而像我这种沉默的人和这种积极分子就没什么交集了。发了个简短的同祝过去,就关闭手机准备去做饭了。

 

 


 


事实证明作品来自现实

然而我却满脑子都是气体 一点固体也捏不出来😐

【双咕哒】无题

人理被拯救了,异闻带也消除了,世界再次回归到它从前的运行轨道中去,一切都变得平淡而朴实,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看着所有人脸上幸福的笑容,我们都知道梦该醒了。

“再见。”


“再见。”


脱去拯救世界重任的御主,此刻都只是再平凡不过的少年少女,淹没在世上千千万万的人海中。

但是就如同拯救人理时诞生的美好一样,你我之间的一切是绝对绝对不会消除的吧。

所以别担心啦。会再相遇的,一定会。

一定。

用捏头像网站捏了女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