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旧蓝色

半吊子文手

感谢阅读
感谢关注

【原创随感集】[星星、哲学和人生]②

*大概是一个自娱自乐练笔系列,借人物抒发一点自己对宇宙的理解,持续更新,但更新随缘:)

*依旧是A和B


——

“A。”

“嗯?”

“其实我小时候的梦想,是想成为宇航员。”

“我也有过那样的想法。漫步太空对喜欢新奇事物的小孩子来说简直就像是具有致命诱惑的蜜糖!”

“好玩当然是一方面,我觉得那更吸引我的,应该是浪漫吧。”B长舒一口气,尾音轻轻地随着消失在空气中。

“当你终于来到宇宙空间里时,身边是你从未见过的黑暗笼罩着你的全身,你变得既轻盈又沉重,仿佛回到了子宫里。”

“你从未如此渺小过,因为你终于站在了一个更加宏观且直观的角度去看世界,而你只是茫茫之中的一颗孤独的星尘;但同时你又从未如此伟大,因为这时的你只需伸出一只手,就可以囊括上千亿个星系,上亿亿颗恒星与行星,无法数清的小世界。”

“或许,此时你就是这个平行甚至多重宇宙的主宰,当然这也是在假设平行宇宙存在的前提之下成立的。这样的事情,怎么会不浪漫呢。”

B闭上了眼睛。

“可如今你我都不会是宇航员了。我想,比起拥有那样宏大壮丽到令人窒息的世界,我更喜欢的,是我面前的小世界。幻想过多有时候也挺让人头皮发麻的。”

A顿了顿,看向B的瞳仁里倒映出万千星辉。

“而且,我怎么忍心你一个人那么孤独地承担这么庞大的绚丽。”

B没有睁开眼睛。星光在她垂下的浓密睫毛上打着旋。

“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我突然要去到这当中,做一场很久很久长途星际旅行,你还会期待我回来吗(1)”

这一次,却轮到A轻轻笑了。

“会啊。因为那样的话,我就能永远地拥有这个宇宙的全部了。”

——

(1):是新海诚早期电影《星之声》中的情节。

【原创随感集】[星星、哲学和人生]

*灵感一闪而过的产物,没头没尾

*名字直接用A跟B代替了。其实是原创的一对bg,之后会对设定进行补充。

*如果在别的地方看到了这篇文章请不要惊讶,因为那是我的草稿箱:)









——

“你知道,在我们头顶上的这片星空中,有多少是数亿光年外的恒星。它们的光穿过上亿年,终于抵达了我们的视网膜上,经过视椎神经将信号又传递到了大脑皮层上。”B轻声道,“我们能够作为生命而存活于这片茫茫的宇宙中,而又能够成为地球上的生命中最高等的,能够去思考,去观察,去衡量这个世界和自我,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
       

A看了一眼身旁人,坐起身来叹了一口气。“也许从哥白尼开始,人类便有了反省自我地位的意识。我倒有些理解那些天文学家献出生命去捍卫真理的行为了。从其他人包括后世人的角度来看,他是伟大的,他是不朽的,使人类又向前迈了一大步,可他自己呢?他已经意识到人在这宇宙中只不过是沧海一粟啊。”
     

“沧海一粟都算不上。”B轻轻笑道。“我们啊,八九十年的寿命,与这仿佛永恒的宇宙和微物质比起来,渺小得可怜。但是啊——”他闭上了眼睛,“这就够了。我能够领悟这一切,体验人类的情感和世界的真理,就足够了。就像遇见你啊……”
       

她声音越来越轻,没有再继续说下去。眼前的浩瀚星空下,男孩近在咫尺的背影仿佛要被这无边的星海所吞没。
       

他应该没有听见我的最后一句话。B想,最好是没听见。

【一期婶】[梦里花落知多少]

*一期一振×女审神者。但更加偏向于一期个人向
*不甜,清水,现实向,短篇,第二人称注意
*作者已退坑,谨将此文献给我的第一把四花。

——

1.

“我是一期一振。粟田口吉光所作的唯一太刀。藤四郎是我的弟弟们。”

不是那个总带着五只小老虎的害羞小男孩,也不是那个爽朗的金发少年,出乎意料地,温柔的青年音响起,那把名贵刀剑化作的神灵走出锻刀室,向你微微一笑。此时你被突如其来的幸福感冲击得头晕目眩,只觉得三千世界的樱花全部盛放的美景也不过如此。

2.

一期一振,粟田口家的唯一太刀,来到了你的本丸。


你迫不及待地拉着初来乍到的他进了队伍。好在你也是个新任审神者,战力不多也不强,经过反反复复的训练之后,一期一振成了你队伍里的主力。他那么耀眼,你恨不得把天下最好的马和士兵配给他,更是在他受伤时不停埋怨自己太过弱小。而水绿色头发的青年却只是温柔地笑着安慰你,他说,主上这样优秀的审神者将来定会招募来天下最好的刀剑,定会建立一个强大的本丸。


你看着他,恍恍惚惚好像回到了现世,身边那位神灵也只是个大你四五岁的邻家哥哥,陪你坐在夏夜的街巷边上闲聊着日常琐事。萤火点点,繁星满天,整个世界都被封进他眸中的琥珀里,包括你。


3.

作为一个新任审神者,你的成长速度飞快,原本冷冷清清的本丸也越来越热闹。成天到晚恶作剧的鹤丸国永,外表与战力截然相反的萤丸,热衷于打理毛发的小狐丸,机动堪忧的石切丸,还有一群可爱的小正太……无论是几花,他们每一把都被你视作珍宝。尽管如此,你的近侍却始终是一期一振。并不是没想过换个人,而是早已习惯了他在那儿,静静地做着他的工作,偶尔和他视线交汇时则会收获一句“主上好,请问有什么吩咐?”


他陪你从新手到老练,他陪你度过一次次挫败与成功,即使是那会勾起他不愿想起的回忆的大阪城,他也毅然决然地陪同你一起,毫无半点怨言。犹记得你来到本丸后的第一个春天,满盛的樱花随风纷纷落下,俊秀青年模样的神灵站在樱花树下自成一副风景。像是有花瓣拂过般,你心底没由来地痒痒。



那是什么,敏锐的你比谁都清楚。

只是可惜,可惜它只能无疾而终。


4.

你最终还是要离开本丸了。临行前几天,你将自己要离开的事告诉了一期一振,本害怕他会难过,却没想到他只是愣了一下,旋即依旧是温柔如春风般的笑。“与主上相处这段时间虽短,却非常愉快。主上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既然要走也一定是有自己的原因的。一期一振代表本丸所有刀剑在此感谢主上这段时间的照顾,主上的恩惠我们永远不会忘记。”



你再也忍不住,先是小声啜泣,后是嚎啕大哭。你怎么舍得这里,舍得这个到现在还在柔声安慰你的人。你哭累了,躺在他怀里睡着了,他将你安置好,在熟睡的你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夜已深,那微不可闻的一声叹息只短暂地存在了一瞬便消逝,再无人知晓。


5.

临行时,你与刀剑们一一拥抱道别。最后轮到你的近侍时,他的气息扑面而来,带着花草清淡的香。你松松地抱住他,像抱住一阵春风。


他低头看向你,是再熟悉不过的温柔的笑。




初见时那三千世界齐放的繁樱再一次盛开在你眼前,朦朦胧胧地,这里的一切都慢慢变得模糊,似乎你只是做了个美梦而已,一觉醒来,梦境中的一切都已荡然无存,眼前的只是一台放在书桌上亮着屏幕的手机。



可又谁有知,梦里花落翩翩,当时只道是寻常。






———————————————————————————
后记:

从内测就入坑到后来出坑,只有短短五个月的时间。最开始是因为对爷爷一见钟情入的坑,却在开服第二天晚上出了171而深陷其中(*´▽`*)我是那种很吃温柔轻微白切(黑)设定的人,17哥真是心头的白月光了(..›ᴗ‹..)!!!

真的舍不得他,最后的近侍也是他,喜欢纸片人太难了呜呜呜呜呜呜呜总觉得写不出心中的17哥,为自己语言的贫瘠感到羞愧( ‘-ωก̀ )。

最后,谢谢能够读到这里的你!

祝我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