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为蓝色

向前走吧,不要停下。

苍蓝色花束


*随笔
*灵感来自几首歌曲
*人物性别任随意想象
*cp意味有
*角色死亡有







——

最终我们还是分离了。

可我总是止也止不住地会回想起那个夏日,那样的有风吹过的下午,窗帘被风吹得鼓起来,遮住了你的面容,只留下白色衬衣袖口的一个小角。




——





在后来的一个有着晚风的夜晚,我们一起发现了一只萤火虫。

“夏天的黎明是苍蓝色的啊。”你看着萤火虫一闪一闪的光,说道。

眼中倒映的绿色荧光,让你的眼睛看上去就像是在发亮。

但是你没有,我知道。你那总是腼腆地笑着的脸上,写满了无尽的寂寞。

那样寂寞的眼睛怎么可能会发亮呢。




——





于是我一度梦想着,将你的眼睛点亮。我想那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你只是缺少了一束他人给予的花束罢了。

但我发现我做不到。说到底或许只是命运而已,我们的相遇,我们的分离,都像是从一开始就计算好了的程序一般机械又精准地走动着。我们总是一次又一次地擦肩而过,终于走向了道别。





——






昨晚我梦见了你。

又回到那个有晚风的夏日,不同的是你没有像那时一样盛满了孤独,而是发自内心地笑着。我在你的眼眸里,第一次看见了亮光。

“谢谢你。”你说,“我不会忘记这个夏天的,因为掌心里有了你的温度。”

“即使前路再寒冷,我也会勇敢地向前走的。”

“我不会停下。”

我终于止也止不住地哭泣起来,从“啪嗒”“啪嗒”的一滴两滴变成泪流满面。

你依旧笑着,从未那么真实,从未那么温暖。





——






醒来后发现枕头湿了一大片。

或许那是另一种命运下的我们吧。在那条编码里写着的字符,代表着通向happy end的道路。

或许,根本就没有什么命运的代码,那就是你,为了安慰我而来的真真切切的你啊。

不过无论是哪一种,事到如今我也没有办法再献给你那捧迟到的花束了。

我能做的,也就只有仰望着花朵,想起那个淡淡的夏日而已。













fin.






随笔——「雨和夏天」

*去年的旧作。


——————
雨滴滴答答地打在窗台上。

这样的夜晚,在柔柔的灯光下坐在书桌旁总会觉得没由来地很幸福。
记得小时候作文摘抄过一篇写雨的文章,“犹如李斯特黑白键间的叮叮咚咚的舞蹈……将灯光晕染成一团暖黄,车轮在软泥上留下辙印,掩去了红花绿叶底下燕子的呢喃……”就算是现在看,也觉得画面感很强啊。

夏天啊……就要过去了。
夏天那一阵一阵的小脾气也要过去了。
就算很讨厌夏天,也还是会想念夏日的浪漫吧,好像是青蓝蓝的天空的颜色,蛙鸣蝉声和雷阵雨,冰棍碎在地上,“啪几”一声,不一会儿就化了。

然后秋天就要来了。风也好雨也好,都有点严肃沉静的样子,没了小脾气,一板一眼的认真得不得了。
就又开始忙碌了。一下子压力大了起来,不过偶尔在这样的雨夜,心里却很释然,雨声或许真的有治愈心灵的作用吧。

诗——「生日快乐」

*去年的旧作搬运
*虚拟剧情,非个人




——————

就像我刚认识你的时候

不会想到后来

又像那年九月初

长夏闷燥的风与未知的人生

我也偶然会想到你枕边的考纲

我也记得你的《俳句选集》和《雪国》

和你修剪得干净的指甲

我也曾无所事事

和你一起去下过面馆

与你谈论未来和理想

我不曾太多留意窗外的白杨

我也不曾找到过夏季大三角

我不知道清晨的鸟鸣有多么婉转动人

更不知道那边的高楼到底什么时候建好

我想有关于你

我更不知道

我根本就无从得知

毕竟与我无关

但这句话的语气

就是在模仿你啊

可是并不会再见

你的那本《雪国》

或许它也化作碎片

带你乘上向终点的列车

而从小黑点到看不见的你

也再也没有回头。

——《随口瞎编集:生日快乐》

三个月大的小喵

2018/7/28
am.00:47 月全食前

找之前画Icy的太太又约了April的稿!
我的小天使们相遇啦(。>∀<。)

杀人事件

搬运

絮状高积云:

从那个时候过去一年了。

过去曾经满怀着少年意气,现在却觉得有些力不从心。骤然丧失的归属感,被永远地遗弃在了某个孤独的小角落;而一切一切的新事物,在揭去它们灿烂表面之后却是暗淡灰暗到令人作呕的内里。鲜见的一朵初生的蓓蕾,却也注定等不到结出可爱果实的那一天就会自行消亡。

而如今一年的冬日重临,一年的时光又匆匆地走到了尽头,年少的日子在一层层地褪去它的外壳。再见吧,再见啊,尽管黯淡无光却也再也不会重回了。

想起那个时候,我在心里杀死了从前的自己,这是世界上最微小的杀人事件。










————————
*「杀人事件」概念引用自电影《花与爱丽丝杀人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