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为蓝色

向前走吧,不要停下。

【IAI】春色

*记叙向
*Icy第一人称
*清水,互攻无差


「你伫立于那片春色中
那片独一无二的春色中。」(1)













————

爱普丽尔走在我前面,迈着轻快的步伐哼着不知名的曲调,火红的长发随这她的步子晃来晃去,远远看去就像一面迎风招展的旗帜。

过了一小会儿,那面旗帜终于静止了下来。“到这儿来!小西!”她举起手臂向我挥动示意着。

我也招手回去示意听见了,并加上一个微笑,然后加快步伐跟上去。

————
四月总是如此美好,小坡上的野花饱满地盛开着,蜂蝶环绕飞舞,空气都香甜得能挤出蜜来。

我喜欢春天,喜欢四月。每当身处春色中闭上眼睛,曾经的一切冰冷严寒都仿佛一瞬间荡然无存,真实得让我差点以为,自己本就应该处于这样的春光里。

但是爱普丽尔大概不会这么想。她在采摘野花和树枝做成花环,顺便抓抓蝴蝶。我曾提醒过她很多次不要去惹蜜蜂,不过现在也不太唠叨这件事了,毕竟四年前被蛰过之后她就再也不敢去招惹那些小东西了——对于天不怕地不怕的火国公主殿下爱普丽尔来说,蜜蜂甚至成了她最怕的事物之一。

爱普丽尔是个很有自知之明的人。

不过此刻这位有自知之明的公主殿下却站在花丛中安静了下来——她在琢磨一种新的编花环的方法。她那样静静站着,睫毛低垂,嘴巴紧紧抿着,有一缕头发顺着她的右肩垂到胸前。她纤细白皙的手指灵活地在枝条与花朵之间穿梭着,甚至具有某种韵律感,好像奏响了无题无声的乐章。此时她却毫不自知自己有多美丽。

————
没有起风,空气依旧甜得发腻。

我没事可做,就蹲下去看那些花。我闲的时候曾经看过几本关于植物的书,所以大部分花还能叫的出名字。但尽管我不知道它们的名字,也认得它们中的每一种,毕竟我已经有十年的四月里像这样来到这里享受春光了。

但我顶多只能轻轻用手指触摸。我不能攥着一朵花或其它什么小生物太久,发自我体内不由自主的寒冷力量会让它瞬间冻死,这样的悲剧曾经发生过。魔法课上现在正在教如何将力量控制得更好,我还需要更多练习。

————
在我开始盯着第三种花看的时候,爱普丽尔终于编好了她的花环。她朝我跑了过来。

“小西你看。”她指着花环上一片四瓣的小草说,“是幸运,是我送给你的幸运。”她笑着。

我道谢,她伸出手越过我的头顶,把那具有幸运意义的花环戴在我头上,我看着她仰起的洁白脖颈和凸出的锁骨,那里凹出了一小片阴影。

起风了。她身后的红发开始飘扬起来,在蓝天白云的衬托下耀眼又温柔。

“好了,不出意料地适合你。”我抬起眼,闯入她绿宝石般的眼眸里。“走,去老地方吧。”

————
老地方说的是那片最高的小山丘,从那里往下看可以看到整个皇城的全景。

爱普丽尔拉着我的手,她的手上还残留着刚刚编花环时的花粉,摸起来有种舒适的干爽感。我们来到小山丘上,坐了下来。

她注视着整座斯卡雷特城,或许只是空气,眼神并不聚焦于一点。风还在吹,世界在风中舞蹈。

————
我又变得无事可做,在这样的春天里。

或许我该考虑一下今天回去时该找什么借口了,毕竟上次那个是爱珀想的,这次她肯定说什么也不愿意干这麻烦事。

不过彼此彼此,我也应该为今天提出到这里来而负责罢了。

这可不能怪我,因为这世上谁能抵挡得了四月春色的诱惑呢。





FIN.






————————
(1):本句出自《四月是你的谎言》。

评论

热度(1)